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四章 寻踪(1/2)
玄浑道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白舟离开奎宿地星,自天门之中穿渡而过,这一次来到了西穹天的中心之地昴宿之内,张御上次追逐曹康,也是到来过此地。

  </p>

  白舟出了天门,直接往昴宿地星上穿落下去,最后在一处名唤因枝地州的繁华州城之中落下。

  </p>

  张御将白舟停在泊舟天台之上,就带着青曙和许成通等人乘坐造物车马往州中而来,大约半个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处修道人寄宿的宫庐之前。

  </p>

  许成通低声道:“巡护,这便是那黄孟桓所在之地了。”

  </p>

  张御望了过去,这宫庐形制一派天夏古风,高檐阔廊,壮丽华美,宫殿沿中线向内排列,两边宫阙楼宇俱皆对称。

  </p>

  只是比起建筑,更令他注意的是这里往来出入的修道人。

  </p>

  一般来说,真修和玄修在外层是很少会待在一起的,而多半是泾渭分明,然而这处却是不一样,寄住在此的修道人既有真修,又有玄修,看去彼此相处很是和睦。

  </p>

  这也是一个少见得情形。

  </p>

  张御伸手出去,将遮帽戴上,而后自车厢上走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台阶上方高大的宫庐,就往那里走去。

  </p>

  许成通也是戴起遮帽,带着几名弟子在后面跟上。

  </p>

  宫庐之前的值守弟子在从张御一行人从马车上下来时便就加以留意了。

  记住网址。com

  </p>

  那领头弟子见许成通法力气息深湛,而走在最前面的张御气息更是莫测,知晓他们定是来历不凡,不敢怠慢,亲自迎上来,对着张御躬身一个揖礼,道:“这位上修可是要在宫庐宿下么?”

  </p>

  他一时也分辨不清楚张御到底是真修还是玄修,故是此刻也只能以上修相称呼了。

  </p>

  张御声音自遮帽下传来,道:“正有此意。”

  </p>

  那弟子马上侧身一让,道:“上修这边请。”

  </p>

  张御微一点首,随他步入了正门,他看了看四周三三两两经过的修道人,道:“我去过其他星宿,但是那里的玄修、真修都是彼此分驻,可这里却是与众不同,听闻这俱是黄道修的功劳?”

  </p>

  那弟子不无自豪道:“是啊,人人都说真、玄两道互相不容,可黄师从来没有那等偏见,他认为真修不当总是避世,而是当与玄修一般入世修持,而彼此都是修道一脉,也该是消除隔阂才是。”

  </p>

  张御嗯了一声,他下来又问了几句,也是大致将这里情形弄清楚了。

  </p>

  那位黄道修能让这么真、玄修士在此,也并非他当真消弭了两者之间的矛盾,而是纯粹是因为他个人威望足够高,足以压服底下修士,还因为对玄修表达出了足够的善意,所以使得诸多修士相信他。

  </p>

  而且从内部来看,大多数真、玄两道的修士其实还是保持着相互之间的距离,这就是在外面画一个大框子,把双方框在了里面,

  </p>

  只从外面看,双方的确好像相处融洽了,但里面的人,却依旧奉行原来一套,并本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p>

  进入宫庐后,他择选了一处位于南侧的一处宫台落驻下来,并问道:“不知黄道修可是在么?我欲登门造访。”

  </p>

  那弟子唉了一声,道:“那真是不巧,黄师数日前收到内层一位同道相邀,去往内层一处玄境讲道了。”

  </p>

  张御道:“哦?不知黄道修是何时离去的?”

  </p>

  那弟子想了想,道:“走了大约有大半月了吧。”

  </p>

  张御眸光微动,这倒是有些巧合了,大半月前他方才决定拿下这位,这位就在那时离开了此间。

  </p>

  他思忖了一下,虽然之前他向玄廷报书,但是这位黄师可没这个能量去知道玄廷的事情。

  </p>

  就算有玄尊得知了此事,也绝不会为此特意去通传一个下境修士,因为哪怕今日他找不到此人,来日也一样可以找到其人门上。

  </p>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这位道行高深,当是感应到了什么,或许察觉到了什么危险,故是前躲避了。

  </p>

  他道:“不知黄道友去了哪里讲道?若是可能,我也欲去听上一听。”

  </p>

  那弟子不疑有他,毕竟他眼中的黄师谦和大度,对任何人都很友善,眼中也无有玄修、真修之分,行事更是光明正大,到了哪里自是不用避讳他人,他道:“黄师所去之地乃是伊洛上洲。”

  </p>

  张御道:“多谢道友告知。”

  </p>

  那弟子自认修为尚浅,可不敢与他平辈相称,赶忙回有一礼,道:“前辈客气。若是前辈没有什么吩咐,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p>

  张御点了下头,那弟子一揖,便退了下去。

  </p>

  许成通见他离去,上前两步,道:“巡护,我们下来该是如何?”

  </p>

  张御淡声道:“既然他去,那么我就去内层寻他。”

  </p>

  这位若是以为躲到内层去就能避开此事,那却是想多了。

  </p>

  他来时就做过一定的心理准备了,其中也考虑到
为您推荐